<thead id="hft7z"></thead>

          <sub id="hft7z"></sub>

              <sub id="hft7z"></sub>
                  新聞與研究
                  目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時評:中國應借鑒伯恩漢姆的“芝加哥規劃”

                    訪問人數:3525    更新時間:2014-06-03 11:42:54    收藏此頁
                   
                  3月10日,美國《芝加哥論壇報》刊出一篇社論,認為“中國城市規劃需要芝加哥的伯恩漢姆”。

                   

                  這篇文章稱,中國的城市化正掀起營造高樓大廈和大拆大建的狂潮,這一狂潮給遍布芝加哥城的頂尖建筑師事務所帶來滾滾商機,據說,這些建筑師事務所如今每年一半的收入,都來自中國的合同。

                  報道稱,建筑評論家布萊爾.卡敏主辦了“全球城市:芝加哥設計,中國制造”系列攝影展,并認為“中國人及其建筑師正堆砌芝加哥市的摩天大樓,卻未按照芝加哥的方式打造自己的城市”。

                  報道援引觀察人士的話稱,中國城市化建設狂潮顯得枯燥、僵化、重復,未能切實保護好歷史古跡,并讓街景、建設多樣化,未能將工作和生活場所融為一體,導致城市規劃、布局的混亂無序和反復的大拆大建,交通、污染和環境問題也顯得嚴重。這些觀察家和分析家認為,惟有借鑒伯恩漢姆式的“芝加哥規劃”,未雨綢繆、高瞻遠矚地打造一份“百年不過時”的城建規劃,并效仿芝加哥人“不再對快速增長或大規模城市著迷”,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城市化過程中所遇到的種種“城市病”。

                  “芝加哥規劃”真的“百年不過時”?中國的城市化,是否真的應該借鑒“伯恩漢姆規劃”?

                  要弄清這個問題,恐怕先要弄明白,什么是“伯恩漢姆規劃”。

                  所謂“伯恩漢姆規劃”,得名于這項規劃的主導者——著名建筑師丹尼.伯恩漢姆(DanielH.Burnham)。伯恩漢姆是芝加哥的建筑公司BurnhamandRoot合伙人之一,1893年,芝加哥承辦世界博覽會,伯恩漢姆的公司成為世博會主要規劃單位,在伯恩漢姆的主持下,芝加哥拿出了一套以新古典主義為主題、以密集的市中心公共設施和多功能摩天大樓為特色的市區改造方案,并將之從藍圖落實到地面。在此期間,芝加哥涌現了一大批風格統一、現代的公共建筑,包括政府機關、銀行、學校、商業設施等,美國都市里最早的現代摩天大樓——21層、高302英尺的共濟會大廈,和著名的人民汽油公司大廈(現為APA芝加哥總部),就是這一階段由伯恩漢姆推出的城市建設代表作。

                  1909年,芝加哥市政府在世博會成就鼓舞下,召開“哥倫比亞會議”,委托伯恩漢姆領銜,成立由他、奧姆斯特德和詹姆斯.麥克米蘭三人組成的“三人小組”,正式開展以“芝加哥規劃”為主題的“城市美化運動”,目的是抵御工業化后期出現的“城市郊區化”趨勢,努力恢復市中心日漸喪失的視覺秩序與和諧之美。

                  伯恩漢姆受命之后,提出了所謂“做大規劃”的新古典主義+巴洛克城市規劃藍圖。在這份藍圖里,“三人小組”就六個方向提出了綱領性指導:圍繞湖濱地帶建設地標式設施;發展城市高速交通系統以解決人口和流量劇增問題;建立客貨分流的新型高效運輸系統;在整個城市規劃范圍內創建區域性的公園和綠地系統;有規劃有系統地構建城市街道網絡;有規劃地合理配置和建設公共活動文化設施及政府辦公樓。

                  伯恩漢姆領銜的“三人小組”將《芝加哥規劃》創造性地制作成一份形象直觀、淺顯易懂的藍圖,并在商業界的大力支持下,將這份藍圖性規劃在政壇、媒體和公眾廣泛宣傳,甚至為向未成年人解讀和普及《芝加哥規劃》,他們還專門制作了針對兒童的普及版本“瓦克手冊”,這些努力不僅讓“芝加哥規劃”的影響力遍及全美乃至全球,使之成為所謂“城市美化運動”的代表,也讓“伯恩漢姆規劃”被幾代芝加哥人牢牢銘記,“百年不過時的藍圖”也成了蜚聲世界的一段佳話。

                  首先應該肯定,“伯恩漢姆規劃”對芝加哥城市面貌的改變,的確起到了重要作用。作為規劃的前身,1893年開始的世博會籌辦工作,讓芝加哥誕生了一個現代化、規劃嚴密有序的市中心,和無數重要的城市公共工程、高樓大廈和標志性都市景觀;《芝加哥規劃》出臺后,以密歇根大道-湖濱公園-區域森林保護區為中軸,貫穿市中心和郊區的城市區域分割帶,也在“伯恩漢姆規劃”影響下落實。上世紀50-70年代,理查德.J.戴利擔任芝加哥市長,前后長達21年之久,芝加哥迎來了所謂“鋼筋水泥時代”,芝加哥的重要城市地標,如威爾斯大廈、漢考克中心、麥考密克會展中心、奧黑爾機場等,都在這一時期落成,而戴利“做大規劃”的公開依據,正是“伯恩漢姆規劃”;如今的市長是老戴利的兒子理查德.M.戴利,他提出“市中心復興”和城市基礎設施、沿湖沿河景觀改善計劃,其提出的依據,同樣是“伯恩漢姆規劃”。這項規劃中對城市功能區的劃分,對城市建筑、交通、市政服務容量未雨綢繆的前瞻性設置,都是至今不過時的考量,也的確對包括中國在內新興城市化進程,有許多啟迪性。1989年,伯恩漢姆獲得美國規劃協會“國家規劃先驅獎”,可謂名至實歸。

                  但必須看到,伯恩漢姆規劃和“芝加哥規劃”在許多方面,并非如傳說中那般神奇。

                  首先,“做大規劃”的城市美化運動,并非始于芝加哥、甚至北美,而是從歐洲舶來的,其理論上的代表作,是奧地利人卡米洛.西特1889年出版的《城市建設藝術》一書,而實踐上的代表作,則是19世紀英國的“公園運動”、尤其法國拿破侖三世時代奧斯曼主持的巴黎城市改建方案,可以說,伯恩漢姆規劃從理念、風格到許多細節,都可看到“奧斯曼巴黎改建”的影子。

                  其次,芝加哥的城市規劃本就有悠久的歷史和光榮的傳統,并非始于“伯恩漢姆規劃”。

                  全美大城市里第一個完備的污水排放系統,是芝加哥于1855年落成的,比“伯恩漢姆規劃”早了半個世紀;徹底改變城市水系的芝加哥河閘門系統,則是1900年落成的,比“伯恩漢姆規劃”早了9年;標志著“鋼筋水泥森林運動”開始的第一座鋼筋水泥高樓——10層的住宅保險公司大樓,建成于1881年,此時上距芝加哥世博會還有12年之遙;被稱作“芝加哥第一座都市地標”的魯克里11層大廈,則同樣建成于“前博覽會時代”的1888年。

                  第三,“芝加哥規劃”其實并沒有真正成為芝加哥城市建設的指南,其中的許多根本原則,實際上也并非一次落實,甚至根本沒有落實,所謂“百年未變”有言過其實之嫌。

                  由于伯恩漢姆在構建藍圖時不顧及成本,規劃在當時被認為“大而不當”、“勞民傷財”,受到激烈反對,因此未被芝加哥市政當局正式采納;芝加哥城市建設的密集期,是兩位戴利市長、尤其老戴利任職期間的事,而“市中心的復興”,則是小戴利時代真正提上議事日程的,之所以如此,則是因為二戰后市中心的衰落和“空洞化”,這顯然都與伯恩漢姆規劃背道而馳。

                  第四,“芝加哥規劃”之所以未“大拆”,是有特殊原因的,而“大建”則一直在進行。

                  芝加哥于1871年發生了著名的“奧利里牛圈大火”,據說因奧利里太太家一頭牛踢翻油燈引發的火災,將全城17000座木質房屋夷為平地,十萬居民無家可歸,此后雜亂無章的城市設施恢復導致城市面貌惡化,市政服務功能低下,底層居民居住和生活條件惡劣。這一切曾釀成1888年“干草暴動”等惡性社會公共事件,迫使市政當局為城市規劃和建設提速,而大火將城市舊貌“一掃光”,也在客觀上減少了對這座城市“另起爐灶”的難度和阻力,因為無情的大火實際上已完成了最艱巨的“拆遷”任務——而作為城市美化運動藍本和芝加哥城市規劃效仿對象的奧斯曼巴黎城市改造計劃,則是以爭議極大的“大拆”為標志的,沒有“大拆”,巴黎仍被圍在城墻里,如今已成為巴黎地標的香榭麗舍大道也根本不會出現。

                  至于“大建”,如前所述,今天芝加哥市中心數十座40層以上摩天樓中,過半數都是50-70年代所建造,且這種建造至今仍在持續,如著名的“千年公園”,是2004年才交付的,Comtemporaine這座“最新的傳奇”直到2010年還在進行后期施工。

                  早在伯恩漢姆時代,就有批評家指出,“城市美化運動”反映了一種“特權階級的好大喜功”,過于追求裝飾性,而忽視了城市居住、工作和社會服務功能的整體和諧,因此實際上曇花一現,在當時并未真正從藍圖變成現實。

                  但伯恩漢姆規劃中注重總體規劃、強調城市建設風格的和諧統一,以及對市中心的重視,對后世城市規劃有著深刻的影響。此后百年間,一代代芝加哥城市的規劃者、締造者,以“伯恩漢姆規劃”和“芝加哥藍圖”的名義,實際上推行著各具時代風格的、“自己的”城市規劃和建設方案——一如打著“復興希臘羅馬文化”的文藝復興運動,在許多方面和古希臘、古羅馬的文藝風格并非一回事同樣的道理

                  總頁數:1  第  1    頁 TOP
                  上一篇:時評:音樂與建筑都應“懂得自然”   下一篇:以人為核心推動新型城鎮化避免“人為造城”
                  北京迪乍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15541號-2 站內發布的所有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010-87713773 郵件 留言
                   
                  网赌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