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ft7z"></thead>

          <sub id="hft7z"></sub>

              <sub id="hft7z"></sub>
                  新聞與研究
                  目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時評:音樂與建筑都應“懂得自然”

                    訪問人數:3346    更新時間:2014-06-03 11:46:06    收藏此頁
                   
                  一樣的寸頭圓臉、一樣愛穿中式服裝,譚盾和王澍算得上是各自領域中的大家。兩人都曾飽受爭議,但也終因堅持獲得成功。

                   

                  常言道,“音樂是流動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樂”,在美學上,音樂與建筑有諸多的可比性。外媒評價,譚盾的“原始音樂語言讓人興奮”,而王澍的作品“讓人感受到中國建筑的未來從沒有拋棄它的過去”。通過一番對話,譚盾看到“過去、未來都在王澍心里”,而王澍則說“伯牙子期”不是偶得知音,而是“他們都聽得懂自然”。

                  馬桶連通中西哲學

                  央視主持人董卿主持“我來的路上,司機師傅問我,今天要說什么?我回答,音樂、建筑與人生。自己都覺得聽起來很‘高大上’的樣子。然后我問他,‘如果是你,你覺得這個話題要怎么聊?’司機回答說,‘我就想在市區買個房子,要是真買著了,我就天天在房子里唱歌。這就是音樂、建筑與人生。’”如此接地氣的妙語惹得當時還未上臺的兩位嘉賓大笑鼓掌。

                  譚盾的發言一直圍繞著“在東西哲學中尋找共通的平臺”,無論是香港回歸的編鐘平息了倫敦交響與國家交響之間的“風頭”大戰,抑或在紐約、巴黎、慕尼黑讓全球園林因昆曲“復蘇”……譚盾說,“東西方找到共同的哲學通道,就沒有矛盾,我永遠在找共通平臺。”不過,讓人印象最深刻的,還是譚盾說起自己在湖南老家,從茅草屋搬進公寓樓里的經歷。“為做傳統的蹲式廁所還是做馬桶,家里展開一場大論戰,其實這就是東西方的哲學沖突。”最終譚盾以馬桶在科學上所占據的種種優勢,說服了“最難說服的傳統婦女”譚媽,繼而感慨“中西連通的平臺只要尋找,總是存在”,讓董卿和王澍大贊“原來東西方哲學的奧義藏在馬桶里。”

                  西方文明是科學東方精髓在悠遠

                  關于東西方的建筑與音樂的差別,在兩位藝術家看來也是異曲同工。“建筑和音樂太像了,都要面對數學和幾何,更要面對古老的文化和美麗的大自然。”譚盾說。

                  譚盾說起水樂堂建立最初的靈感,正是源于4年前他來此地采風,耳機里播放巴赫的音樂,卻偶遇河對面圓津禪寺的僧侶念經唱晚課,“當那種非常幾何、非常數學化的音樂,突然遇到那種古老的悠韻,左耳朵是幾何,右耳朵是線條,我突然覺得東西的矛盾與和諧如此統一地實現了。”

                  譚盾說,西方的文化是科學,而東方的文化是古老和自然。而這兩者,一水之隔,水能夠成為最恰當的載體。“東方音樂是無限的點、線、面;西方的音樂則是數學、幾何,把震動的聽覺化成1234567,再細分化為12音,西方是有階梯的。而我們古老的音樂講究氣韻,唱一段京劇,也許根本找不到調,但東方的韻律在這自然中,以河流為琴弦與天地震動。”

                  而王澍同樣闡述了東西方建筑本質上的不同:“西方建筑的核心是火,中國建筑的核心是水。”他以宋代畫家李嵩的《西湖全景圖》為例闡述其觀點。“圖上的中心是空的,由水聯通,連房子都看不到。建筑是混在建筑之中,建筑不是直接要表達的東西。”

                  王澍說,“中國畫里有個特點,形而下的風景與形而上的想象能夠在一個作品中實現。在東方文化里,中國建筑不是一個實體,而是一個內部空曠的虛設,可以接納外部自然的聲音。”

                  這一說法引得臺下的譚盾若有所思、頻頻點頭。“東方建筑最重要的,是隱蔽在自然中。入口非常小,但像山一樣龐大。因此我的建筑也基本沒有立面,幾乎虛空,但內部復雜。這種復雜與自然的多樣性相通,因而西方的專家們往往在參觀后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在他們的‘數學腦袋’里,這樣的‘自然’難以量化實現。”

                  董卿讓譚盾即興哼出看到王澍建筑時腦海里產生的旋律。譚盾哼唱了一段音階和一段無法分辨調性的“咿呀”人聲。王澍對此十分肯定,“他聽到了建筑中的節奏和意境。但其實還有第三種聲音,是中國的建筑、音樂乃至整個文化中非常重要的部分,那就是什么都沒有的停頓,而且是很長、很長時間的停頓。”譚盾說,“那就是大音希聲。”

                  自然的奧義就是勞作

                  “中國文化很容易變成某種符號,但真正的文化在哪里?這才是我真正感興趣的。”王澍拋出這樣一個問題。

                  “西湖代表了中國文化最后的精神模型。而一直有所謂的專家、院士建議在西湖上造一座飛跨而過的大橋甚至填平西湖給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騰塊地。”已過“知天命”之年的王澍,說起這個話題難掩當年“憤青”的銳利。“從杭州第一幢高樓建起后,一場浩大的‘毀城運動’就開始了。”王澍痛心疾首地在大屏幕上曬出高樓林立的城市景象,以及被拆毀的老建筑,“這是如今每個城市都司空見慣的工地。對我而言這是非常慘烈的事情,今天我們毫不痛惜地親手毀掉自己的文化,但更慘烈的是我幾乎聽不到任何憤怒的回響。”

                  王澍展示了手工建造中的夯土、砌磚、貼瓦等工序。“手工建造在今天還有沒有價值?我的信念之一就是不認同這種東西必須要消失,它必須有自己的價值—中國傳統的建筑沒有西方那樣的理論體系,它只存在于工匠的手中。”王澍還透露,一次懷孕的妻子和他一起夯土,“差點把小孩夯掉。”

                  2006年,王澍把60000片瓦帶到威尼斯雙年展,和他的9人團隊在13天里搭起800平方米的“中式建筑”。“60000片瓦不是靈感,是真正的體力勞動,自然的奧義就是你要為它勞作。勞作之后形成一種樸素的情感,而樸素具有最大的力量。”

                  王澍回憶,最后的作品讓他感覺已然成了一個“動物”,“它在呼吸起伏,把我自己感動了。”但許是看上去太過傳統與自然,來觀展的中國觀眾大多看一眼就掉頭走開,反而吸引了西方來客,甚至拖家帶口來看。這一點讓王澍十分惋惜,“似乎是傳承中,中國人有很重要的東西丟掉了。”

                  王澍從1985年第一次買到譚盾音樂的磁帶,便每晚在宿舍反復放當時被視作“先鋒派”的“鬼哭狼嚎”。王澍既聽到了“先鋒的探索”,也聽到了“曾聽到過又幾乎忘記的自然和人心的聲音。類似巫術的嚎叫其實非常接近自然,又和那種美的、詩情畫意的自然不同,通向古老的源頭,是更深刻的一種自然”。

                  總頁數:1  第  1    頁 TOP
                  上一篇:以設計力量催生老城新活力   下一篇:時評:中國應借鑒伯恩漢姆的“芝加哥規劃”
                  北京迪乍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15541號-2 站內發布的所有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010-87713773 郵件 留言
                   
                  网赌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