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ft7z"></thead>

          <sub id="hft7z"></sub>

              <sub id="hft7z"></sub>
                  新聞與研究
                  目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中國城鎮化熱點問題芻議

                    訪問人數:3270    更新時間:2014-06-03 11:57:05    收藏此頁
                   
                  城市規模:小好還是大好?

                   

                  大城市有集聚經濟效應,能產生就業崗位,在財政方面還有可支配的城市維護費用;小城鎮既沒有維護費,集聚能力又不夠;幾乎所有政策都繞過小城鎮,直奔田間地頭。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近20年來,中國進入小城鎮的人口降低了10個百分點。

                  Henderson等人的研究則發現,中國城市化滯后,城市分工不充分,相對全球其他城市而言,表現為集聚不足。例如,2000年中國人口超過300萬的城市數量,與人口在100萬到300萬之間的城市數量的比為0.072(9∶125),而全球的這一比例為0.27。在2000年全球人口超過20萬的城市中,計算所有城市的空間基尼系數,中國的空間基尼系數為0.43,而世界的這一比例為0.55,非轉型大國的這一比例超過了0.55。這說明,中國城市間的人口分布相對平均,城市人口的空間分散,城市缺乏集聚。其中的原因,是許多限制性的政策影響了資源的合理配置。

                  實際上,對城市規模大小的追求要因地制宜。不同規模的城市應該根據自己的功能,承擔相應的基礎設施投資。盡管可能存在最優城市規模的分布,然而單一的最優城市規模卻沒有,這是因為城市規模變化帶給不同的企業或居民的收益是不一樣的。

                  鄉村生活與城市生活:哪個對環境更有利?

                  中國的集體建設用地總量逾1700萬公頃,而全部城市建設用地是700萬公頃,前者是后者的2.5倍。從理論上講,作為城鎮化的結果,其人口密度本來應該會提高,從而使耕地增加,因為很多人從低密度的農村轉移到高密度的城市。但是實際結果卻相反:數億農民離開農村到城市工作,農村的建設用地不減反增。這是由土地制度、戶籍制度和財政分配體制的缺陷所造成的。

                  至于中國城鎮化與環境影響的關系,Glaeser的研究值得重視。他認為,“郊區環境主義的想法是落伍的,真正對環境友善的是曼哈頓、倫敦與上海的鬧市區,而非市郊……喜愛自然的人待在群樹環繞之下,消耗的能源卻遠比城市人來得多。”

                  城市體系:側重沿海還是中西部?

                  經濟學家爭論較多的一個問題,是投資在中西部和東部哪個效益更高?國際金融危機以后,東部的環境發生了轉變。那么,產業布局、人口流動、城市建設是側重沿海,還是中西部?如要大城市發揮集聚作用,進入城市的農民又如何享受市民待遇?未來的城鎮化是以大中城市為重,還是同時加強“就地城鎮化”?

                  中國在全球分工中,沿海地區在區位上當然是有優勢的。中國距離海岸線200公里范圍內的沿海地帶,僅以不到10%的國土面積,集中了全國55%的就業人數;當距離擴大到700公里,該范圍內囊括了全國就業的85%。然而,由于中國超大的人口規模特征,需要控制好平衡點,有許多事物不能只用短期或局部效益來衡量。在產業和城市布局上,中國可望實現空間結構再造,即構造雙層城市體系,第一是國家層面“兩橫三縱”的城市體系,考慮到政治、經濟和地理的多種因素,這個布局是合理的。第二是區域城市體系或城市群,要堅持大中小城市、鎮和農村的協調發展。城鎮化要兩條腿走路—農民進城和就地城鎮化,兩者缺一不可。

                  城市發展動力:靠政府還是市場?

                  城市是集聚經濟的產物。國家城市體系(包括城市群之間和城市群內部)的分工該如何決定,背后的機理是什么?大量中小城市需要按照“地方化經濟”來組織工業生產,應在特定的某一個行業或幾個行業內進行專業化,以獲得更高的生產效率,從而形成自身在區域內的獨特地位。而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應專注于發展服務業,因為大城市人口多,要素集聚,交易活動頻繁,創新有可能成倍出現。大城市與中小城市的功能不同,需要進行合理的分工協作。

                  大國模式的城市化動力,來自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和政府的規劃、治理功能,并由兩者的協整而產生合力。這需要創新政府激勵機制的設計和考核,區別不同地區的情況和發展條件,實行多渠道、多元的發展戰略,鼓勵各城市—區域發揮集聚效應,促進區域平衡,推動制度改革和增加公共服務,在推進方式上實行市場、政府與社會力量的結合。

                  總頁數:1  第  1    頁 TOP
                  上一篇:建筑于現代建筑中的靈活多樣性   下一篇:以設計力量催生老城新活力
                  北京迪乍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15541號-2 站內發布的所有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010-87713773 郵件 留言
                   
                  网赌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