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ft7z"></thead>

          <sub id="hft7z"></sub>

              <sub id="hft7z"></sub>
                  新聞與研究
                  目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尋找建筑教育中的傳統文化精神

                    訪問人數:3160    更新時間:2014-11-10 14:30:59    收藏此頁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老子在《道德經》中用車子、碗、房屋開窗來提醒人們不能只注意實體造型,而忽略了虛空及其作用。

                  虛實結合恰是建筑學上塑造空間的要義。如今,老子的話被刻在北京建筑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的入口處,以提醒每一位后來者——建筑是靈動的虛實變化。

                  類似這種適用于建筑的傳統文化,大量蘊含在古籍、園林、詩詞中,但它們大多只是靜靜地待在原地,缺少與現代建筑的碰撞與融合。

                  如何在建筑學人才培養中注入傳統文化精神,這是北京建筑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湯羽揚帶領的教師團隊7年來一直思考的問題。7年后,他們的答案——教學成果“注重中國優秀文化傳承的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體系研究與實踐”得到國家級教學成果獎一等獎的肯定。

                  用中國人的思維做建筑

                  初次聽到“觀器十品”一詞,或許會有點摸不著頭腦。它不是房屋模型、藝術成品,而是從中國傳統園林空間片段中抽取形式元素,用現代建筑語言加以描述的一組空間訓練模型。

                  每“品”空間旁邊都有一個文言注解,北建大建筑學大三學生譚云依向《中國科學報》記者解釋了十品之一“分眼”的含義。“‘分眼’,同一地點的兩個小孔,左邊孔看到的是一種景色,右邊孔看到的又是另一種景色。”

                  在課題組教師們看來,在潛移默化中熏陶學生們的空間認知方式,比形式化、符號化的“傳統風格”更有益于學生文化人格的培養。

                  “觀器十品”固然玄妙,但在此之前,教學團隊的教學改革也經歷了一番艱辛的摸索。

                  最初,他們在低年級進行的水墨渲染、毛筆字等訓練,還能做到與中國元素結合,但隨著課程深入,學生接觸的平面構成、立體構成卻是沒有傳統文化背景的。一籌莫展之際,青年教師建議“巧妙設計教學載體,將抽象中性的空間訓練變成有中國傳統文化背景的空間訓練,用中國傳統的文化精神來詮釋建筑空間”。這才有了后來的九宮格訓練、石膏造、翠微山房等。

                  對于這項改革,一開始就連學院里的教師也存在多重質疑。但隨著改革深入,質疑聲音慢慢減少了。因為學生作品參加全國競賽的反響特別好。這與教案設計和學生作業中傳達出的獨特的文化意境分不開。“我們不是要做傳統建筑,而是要把中國人對空間的理解方式融入現代建筑,讓現代建筑蘊含傳統文化精神。”湯羽揚說。

                  千城一面的背后

                  國內每年有大量新建筑拔地而起,與此同時,人們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城市的特色逐漸被湮沒于雷同的建筑之中。

                  “總體來說,我國的建筑學專業比較注重工程技術訓練。建筑學專業多設在工科學校,一些工科學校中缺少歷史、文化、藝術專業的氛圍熏陶,學生文化底蘊不足,建筑設計作品也容易趨于雷同。”湯羽揚說。

                  時至今日,各建筑院校都認識到了人文課程的重要性,但實際做法卻千差萬別。2007年,以國家級特色專業建設為契機,湯羽揚帶領的教學團隊提出“中國優秀文化與建筑技術復合型”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目標,以及將優秀文化自覺意識的培養融入人才培養全過程的教育理念,并制定了以建筑師職業基本訓練為主軸,以文化傳承自覺意識和技術創新主動精神培養為兩線的“一軸兩線式”建筑學專業人才培養體系。

                  事實上,他們也在彌補中國建筑教育中的一個缺憾。在接受現代建筑教育體系的過程中,中國傳統的建造方式、傳統人居環境中蘊含的文化精神和審美意識有不同程度的缺失,即便在教學過程中得到了一定的重視,仍不能很好地體現在培養人才的職業實踐中。

                  “如今人們提倡城市與建筑遺產的保護,往往是在歷史建筑保護中使用一套形式語言,在新建筑的設計中使用另一套形式語言。二者的審美追求甚至是彼此對立的。”團隊中副教授金秋野說。而為了改變這種局面,哪怕是低年級抽象的空間、結構訓練,教師們也希望把傳統的文化精神和空間思維借此滲透到學生的建筑形式語言當中,并對他們日后的職業生涯產生影響。

                  浸入思維的“傳承”

                  九宮格訓練,在大方塊劃“井”字的平面上,16個交點代表了柱子的位置,不能隨意移動。在此基礎上通過墻、柱、樓板、鏤空產生豐富的空間效果。

                  據譚云依介紹,九宮格中合并幾個格子,就會變成“回”(類似“回”字)、“層”(類似“川”字)、“半”(類似“十”字)空間。設計時還可以組合墻、柱、梁等“穿插”“粘連”“騎跨”于既有的空間之上。這些“四界”訓練(預先給定四種不同形態的“界”,即帶有文化意味的支撐墻體)中使用的術語是課題組教師總結的,通過這樣的設計,大量造園手法被運用在學生的空間設計訓練中。

                  作為輔助訓練的書法練習也有類似的作用。大一、大二學生課后要臨習《張遷碑》《乙瑛碑》《賀捷表》等法帖。“字的美感在于構架,讓學生練字,就是要讓他們在這一過程中提高對虛實變幻的理解。”湯羽揚說。

                  譚云依表示,低年級所做的設計基本上都是空間的組合和變形。大一時,學生們并不知道實際效果,但是很快,大家在迷惑中找到了基本功訓練的意義。

                  進入高年級,老師們把學生的視野帶入歷史城市調研、傳統建筑測繪、古村落保護中。在學生們學習古建筑測繪、建筑倫理等交叉課程之際,教師穿插著把學生帶入科研課題中。他們調查了北京一千多條胡同,為北京舊城保護提供了豐富的資料。由湯羽揚等建筑學同行發起的“八校聯合畢業設計”先后實地調查了國內多座城市片區,為這些地域的綜合整治提供了良好的建議。

                  說到思維模式的改變,北建大建筑遺產研究生黃庭晚曾經的夢想是做時尚建筑。“如今時尚建筑對我吸引沒有那么大了,反而是建筑背后由文化帶來的思維傳承更加耐人尋味。”


                   

                  總頁數:1  第  1    頁 TOP
                  上一篇:張振華:展陳設計形式和內容的融合者   下一篇:建筑于現代建筑中的靈活多樣性
                  北京迪乍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15541號-2 站內發布的所有內容,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010-87713773 郵件 留言
                   
                  网赌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